<tt id="uirvv"></tt>

    1. <tt id="uirvv"></tt>

    2. 【南網杯·永遠跟黨走】追憶我的哥哥斯那尼瑪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楊裕后 發布時間:2021-09-03 10:19:11

      我的哥哥斯那尼瑪,藏族,漢名(楊炎后),1926年生,云南省德欽縣升平鎮人。因家里貧困,12歲起,他就給人家當“馬娃子”,走南闖北,跟隨馬幫進西藏下麗江上昆明,歷盡艱險,飽經風霜。長年的趕馬生涯,不但使他熟練掌握了騾馬的習性,也練就了一身精湛的騎術和槍法。當時迪慶還處于“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統治下,土司和僧侶貴族通過屬卡(村)組織,把土地以分地的形式分給屬卡農奴,將廣大農奴世世代代束縛在領地上進行殘酷剝削和奴役。農奴沒有土地,只有簡陋的生產工具,人身安全毫無保障,完全是領主私人財產和會說話的工具。喪失勞力的農奴還常常被趕出家門,淪為乞丐,這就是當時迪慶殘酷的社會狀況。

      1945年,哥哥被迫到四川木里為奴,11個月后才逃出來。1948年,他在麗江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組織的活動,任地下交通員,1949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后來,經他提議,在中共滇西北黨組織領導下,他挑選了40多個品行好、遵守紀律的“馬娃子”,組建了第一支黨領導下的革命武裝藏族騎兵隊,部隊成立初期隸屬于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縱七支隊三十一團,哥哥任騎兵隊長。后來,七支隊所屬的三個騎兵隊合編成支隊直屬騎兵大隊,哥哥任大隊長。從一個出身貧寒的“馬娃子”成長為一名革命戰士,哥哥和他的戰友們充滿了自豪感。

      騎兵隊組建后,還來不及訓練就投入了戰斗。他們作戰勇敢,不怕流血犧牲,躍馬馳騁在滇西北各地,沖鋒陷陣,英勇戰斗,猶如雄鷹搏擊長空,為滇西北的解放立下了赫赫戰功,成長為一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人民鐵騎”。1950年3月,斯那尼瑪被授予十四軍“戰斗英雄”的光榮稱號。1951年3月,他被選送到中央軍政干部訓練班學習,受到了朱德總司令的接見。他還作為藏族青年代表,先后隨中國代表團出席了德國柏林第三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和布加勒斯特第四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并出席世界青年代表大會。

      1953年2月14日是哥哥永生難忘的一天。這一天,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陳云、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中南海接見了參加全國學聯第十六屆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的全體代表,哥哥在懷仁堂受到毛主席的接見,并和他親切交談。哥哥說,當毛主席知道他是邊縱的騎兵大隊長時,顯得很高興,鼓勵他好好學習,將來為邊疆群眾多作貢獻。

      1957年迪慶藏族自治州成立后,哥哥從北京回到家鄉投身到如火如荼的平叛、和平協商土地改革和社會主義建設中,他先后擔任第一屆迪慶藏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州民政局局長、州政協副主席等職,把奮斗和忠誠書寫在了雪域高原。

      1999年4月5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哥哥曾感慨地說:“解放前的迪慶沒有一寸公路,運輸全靠人背馬馱,寄一封信,有時要幾個月才能收到,現在,省、州、縣、鄉、村的五級公路網絡已遍布。原來從麗江趕馬到拉薩要90多天,現在坐飛機,只要一個多小時,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黨的光輝照耀下,民族團結、人人平等、邊疆穩定,經濟社會迅猛發展。生息在迪慶雪域高原的藏族同胞們與其他各民族兄弟一道載歌載舞,贊頌美好的生活,贊頌我們偉大的祖國?!?/p>

      哥哥斯那尼瑪于2000年1月20日因病去世,享年75歲。

      2000年1月24日,在昆明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上,挽聯上寫著“鐵騎金戈縱橫滇川康藏勇當突擊先鋒懾敵聞風喪膽,出訪聯誼遍游德羅蘇波廣結各國青年爭取世界和平”這是他的一生寫照。

      云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對哥哥的追悼詞中寫道(原文):

      中國共產黨黨員、藏族人民的好兒子,原云南省民委會專職委員,第五、第六屆云南省政協常委,援藏基金會副理事長、副廳級離休干部楊炎后(斯那尼瑪),因突發性心臟病搶救無效,不幸于2000年1月20日上午10時在昆明逝世,享年75歲。

      楊炎后同志原籍云南省德欽縣升平鎮人,1926年12月生,1948年3月在麗江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縱隊,任地下交通員,1949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9年5月,任邊縱七支隊三十一團藏族騎兵大隊大隊長,參加了鶴慶、麗江、劍川、迪慶、大理、保山、騰沖等地的解放戰爭,剿匪斗爭。1950年至1951年在二野四兵團十四軍被評為戰斗英雄,出席了師和軍的英模大會。

      1951年3月,楊炎后同志被選派到中央軍政干部訓練班學習。1951年8月到中央民族學院擔任實習隊隊長、政治系班主任、院黨委委員、院學生會主席、全國學聯副主席。作為優秀少數民族青年干部代表,曾多次受到毛主席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親切接見和直接教誨,分別到德國柏林和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參加了世界青年聯歡節,并出席世界民主青年代表大會。

      1957年,楊炎后同志當選為首任迪慶藏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院長。1976年至1982年底先后任迪慶州民政局局長、迪慶州政協副主席。1983年1月調云南省民委會任專職委員。1994年12月經省委批準離職休養。

      楊炎后同志曾任第四屆省政協委員,第五屆、第六屆省政協常委、全國援藏基金會副理事長。

      楊炎后同志參加革命以來,經歷了解放戰爭,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為我省的解放事業特別是滇西北的解放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他政治堅定,服從組織安排,具有強烈的責任心,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為云南的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做出了積極的努力和貢獻,為做好全國涉藏工作和境外藏胞工作做出了突出貢獻,在各族干部群眾中具有較高的威望,不愧為中國共產黨的好黨員,人民群眾的好干部,藏族人民的好兒子。

      楊炎后同志一生不斷追求進步,他忠于黨、忠于人民,即使在遇到困難和曲折的時候,他始終相信黨和人民,堅定社會主義的理想和信念,他堅決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和政策,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為人正派,謙虛謹慎、廉潔奉公、生活儉樸,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從不居功自傲,無論在什么地方、什么崗位上,他都堅決服從組織的安排,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關心我省邊疆穩定和民族的發展,充分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的優秀品德。

      楊炎后同志的逝世,使我們的黨失去了一個優秀黨員,使我省民族工作戰線失去了一個好同志、好領導,使藏族人民失去了一位好兒子,我們深感悲痛和懷念,我們要學習和發揚楊炎后同志的優良品質和作風,為我省民族工作促進民族團結、邊疆穩定而努力奮斗。

      當時,原中共滇西北地委書記、邊縱七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黃平同志的愛人還送來了黃平同志生前寫給哥哥的詩:娃子農奴反抗聲,山鷹展翅藏騎兵,會當大理殲殘寇,躍馬蒼山十九峰。

      《貢嘎山上的青春之歌——60年前藏語班實習紀實》一文中,曾記載了一段關于哥哥的往事:1953年7月,中央民族學院第一個藏語專業班學員準備下基層實習。當時哥哥正在中央民院的軍政干部訓練班學習,由于工作能力強,待人和藹可親,院領導就派哥哥當實習隊的隊長。實習隊于8月18日抵達濫池子,次日從濫池子出發,準備翻越二郎山。這條路的路面窄、彎道多,有的路段非常險,經常發生翻車事故,但學員們都很年輕,不知道害怕,更多的是新奇感和自豪感,一路上他們歌聲不斷。汽車順著山邊的窄路向上爬,左邊是山,右邊是一望無底的深谷。途中還下起小雨,車外一片霧氣騰騰,什么也看不見。突然“咔嚓”一聲,車身猛然一晃,車子直往下坡滑。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哥哥從駕駛室跳下車,抬起路邊的一塊大石頭塞在車子后輪下,車才停住。車上的人們鴉雀無聲,不知發生了什么,后來下車一看,好險!車的右后輪已經懸在空中,下面就是數十丈的深谷,如果車子翻下去,后果不堪設想。哥哥的機智果斷拯救了一車人的性命。

      哥哥生前有一件事情讓他很氣憤。一次,有人以騎兵隊和他本人為題材,寫了一部電視劇,到省民委征求他的意見。劇中把藏民騎兵隊形容成一幫“烏合之眾”,后來被共產黨“收編”才走上革命道路。他看到劇本后十分氣憤,當即表示:迪慶的地方武裝多如牛毛,土司上層更是沒有不拿槍的,藏族騎兵隊與這些武裝的本質區別就在于它是一支共產黨組織和領導的人民軍隊。最初的領導人李烈三、鮑品良、孫致和等人,他們都是共產黨員。他們還在藏族娃子和窮苦百姓中培養了一批入黨積極分子,這些人都成長為了各級領導干部,為滇西北人民的解放事業立下不少戰功。這樣一支被滇西北各族人民稱贊的隊伍怎么會是“烏合之眾”?在黨的直接領導下成立的革命隊伍,又怎么會是“收編來的呢”?劇組人員連忙向他解釋電視劇是藝術作品,有藝術加工的成分。哥哥卻回答,藝術也不能脫離實際!

      本人無意對該劇妄加評說,但編導們若知曉“文革”時期我哥哥為抵制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潑在騎兵大隊隊員頭上的“臟水”,曾被打成重傷的往事,就不難理解這位老革命為啥不認同他們的創作態度了。哥哥把藏族騎兵隊的歷史看得比生命更加重要,他不能容忍別人任意涂改這段歷史。在云南解放戰爭進程中,藏族騎兵大隊畢竟沒有第二個,這是不爭的事實。還有部分人總是把藏族騎兵隊與舊社會的幫派組織混淆在一起,甚至認為藏族騎兵隊的前身就是中甸的土司騎兵,這是十分錯誤的。哥哥之所以堅持自己的觀點,不是他不懂文藝作品可以創作,實在是他對騎兵隊愛得太深,不能容忍別人隨意改變、扭曲藏族騎兵隊的形象。

      寒來暑往,逝者如斯。當年馳騁在疆場的騎兵戰士中,德欽縣升平鎮的楊炎后、鐘秀生、王德本、張國生、馬得勝(原籍青海);云嶺鄉的干瑪勞丁、梁世榮、那層、阿苴青、阿扭;燕門鄉的李剛土、高瑪白久、斯那吉稱、白登、趙根尕、金安農布、干瑪扎史、赤冷、斯那吾學以及奔子欄鎮打布公村的農布等,他們在解放云南時與國民黨反動政權軍隊激烈戰斗,多數同志復員回鄉后又直接成為了家鄉的民兵骨干,繼續與叛亂的土匪進行武裝斗爭,保衛迪慶土地改革的勝利成果。上述這些同志現在都已作古,一代英雄離我們而去,但他們卻給后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我們要永遠牢記他們的崇高精神,讓子孫后代把這些精神傳承下去。


      責任編輯:澤仁拉姆
      少妇人妻在线无码天堂视频网
      <tt id="uirvv"></tt>

        1. <tt id="uirvv"></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