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buxz"></cite>

    <strong id="vbuxz"></strong>

        <rt id="vbuxz"></rt>
        1. <cite id="vbuxz"></cite>

          守 山(節選)—我與白馬雪山的三十五年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5-31 10:00:17

          二、與滇金絲猴結緣

          寫本書真不容易,很多時候我都想放棄,之所以堅持了下來,是因為我常常告訴自己,是滇金絲猴讓我寫這本書的。

          當一個人的命運被美好的緣分改變之時,即便來路辛苦,回首時也會升起一絲難以言傳的美妙感。我所感激的滇金絲猴的緣分,也是承了多少位前人接連種下的那份善緣。

          人類并不知道滇金絲猴這個物種從何時開始,在滇西北這片廣袤的森林中生存繁衍下來?,F在,能夠講這個故事的也許只有山巔云彩托起的巖崖,或許還有屹立了幾萬年的原始森林。

          人類能說清的只是滇金絲猴被發現之后的故事,不過即使這個故事在歷史長河中也顯得模糊。滇西北密林叢生,人跡罕至,滇金絲猴一直遠離人類視野,在當地藏族、傈僳族的傳統文化和口耳相傳的故事中并沒有留下多少它的蹤影。藏族稱它為“支該”,意思是白猴子,以此來與生活在較低海拔的藏獼猴區分;傈僳族則叫它“扎密普扎”,意為白色的猴子。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什么會是白色,難道過去大家見到的都只是幼猴?

          僅僅二十年前,在白馬雪山見過滇金絲猴的幾乎只有當地獵人。這種猴子沒有什么經濟價值,骨頭不能入藥,肉據說也不好吃,還要耗費極大體力才能獵到。如果沒有下文那一系列故事,很難想象滇金絲猴會和人類發生什么深刻的交集。

          19世紀末,在法國傳教士畢天榮的幫助下,法國人蘇利耶走進了滇西北的高山密林,但見幾只新發現的栗色烏鶇集合成群,走了很長的小路,發現大體型猴子和豹子的腳印摻合在雪中,獵人們在陡峭的石崖上發現了一種長尾猴……

          接下來的敘述峰回路轉:

          一聲槍響,一只猴子掉落下來。第一眼看到這只仍在喘氣的猴子,引起我一陣恐懼,它太像人類了:這是一只年紀很老的個體(牙齒磨得厲害);它的臉頰是肉色的,不均勻地分布著紅色斑塊。眼睛是栗色的、而且很小。這只猴子生活在這么寒冷的山中,高大的樹木茂密繁盛,一些松樹和很多巨人般的針葉樹,這些樹不少已經伏地腐爛或者壘在激流之上……

          這是法國著名傳教士譚衛道的傳記《云與窗:譚衛道的一生》中記載的親歷者敘述,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滇金絲猴最早的文字描述。

          1871年,譚衛道提到的滇金絲猴的標本,經畢天榮之手,最終到達當時在四川的譚衛道處。中國植物學與動物學的進程被很多歐美的“植物獵人”“動物獵人”所改變,如果列出其中最重要的一個,那肯定是譚衛道。

          譚衛道并非研究者,而是最好的收集者。這些滇金絲猴的標本后來被運到巴黎的法國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和大熊貓、綠尾虹雉等珍稀動物的皮毛放在一起,等待著被命名。

          掌握一個新物種,便是進一步證明了上帝創造世界。世上的物種越美麗、越奇特,越能證明造物主的神奇,這就是傳教士歷盡滄桑、九死一生甚至客死他鄉卻依然堅持探尋的精神動力。而對于科學家來說,前所未有的物種極大地刺激了他們的科學想象,舊的知識不斷被顛覆、更新,一個全新的世界帶著致命的神秘魅力出現,這是科學家為科學甘冒風險的精神源泉。殖民主義者也為這樣的探險不斷輸出人力物力,以期掌握更多資源。在那個注定物種大發現的偉大時代,正如1831年,二十二歲的達爾文乘著“小獵犬”號從普利茅斯港出發時,耳邊響起的那聲時代的最強音——“到遠方去”!

          滇金絲猴標本運到巴黎后,遇到了阿爾芬斯·米奈-愛德華。米奈-愛德華是一位致力于探索物種分類的生物學家,祖輩幾代都是動植物學家,他后來掌管了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1897年,滇金絲猴被正式命名“Rhinopithecus Bieti”,以發現者傳教士畢天榮的名字Biet命名(法文中的姓氏 Biet,在拉丁文中變成了Bieti)?!癛hinopithecusBieti”是滇金絲猴的拉丁名,“Rhinopithecus”按拉丁文的文字意思可進一步分為“Rhino”+“Pithecus”。有“Rhino”前綴的動物都有一個極具特點的鼻子,比如“Rhinociroce”,犀牛?!癛hinopithecus”也被譯為“仰鼻猴屬”,仰鼻猴屬的猴子,鼻子都很短,短得幾乎看不到鼻梁,鼻孔上仰,直直沖外。除了拉丁名外,一個物種通常還有俗稱(CommonName)。滇金絲猴的俗稱是“Black-and-White Snub-Nosed Monkey”,即黑白仰鼻猴。

          19世紀,生活艱苦,交通不便。那些今天被尊稱為“植物獵人”“動物獵人”的人,當年的每一次采集都冒著生命危險——海盜、瘧疾、無法溝通的語言、民俗。如今,他們中絕大多數人的名字已被歷史塵埃所掩埋。即使是對中國物種發現極為重要的譚衛道,在他自己的家鄉也被淡忘了。說來有趣,譚衛道的法國家鄉巴斯克地區也喜食辣椒。到了秋季,傳統的家庭門口會晾曬十幾串辣椒,這個場景讓人無法不聯想到譚衛道戀戀不舍的中國四川。四川就是譚衛道的幸運之地。當年譚衛道抵達中國后,先被派去如今的內蒙古地區考察了一整年,所發現的物種十分匱乏,他為此深感沮喪,但第二年的四川之行卻為他打開了一片物種的樂園,四川成為他的終身福地。

          整個滇西北的面紗自此也被揭開。初始記載中的關鍵詞“落后”“偏遠”,被置換為“神秘”“偉大”與“奇特”。動植物學的發展,就是這么悄無聲息卻又力重千斤地改變了我生活的這塊土地——滇西北。

          之后近百年的時間里,滇金絲猴再次從人類的視線中消失了。光明開啟又重回黯淡,此后再沒有任何關于滇金絲猴的記載??茖W界甚至認定這個稀有物種已經滅絕,直到新中國成立,才有了續篇。

          故事還是伴隨著槍響。

          1962年,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的獸類學家彭鴻綬在德欽做調研。他偶然發現了8張滇金絲猴的皮毛,這一發現震驚了中國動物學界——原來這種動物還存活著,但不知道皮毛是否新鮮,活體也一直沒有人見到。

          1979年,中國科學院組織橫斷山綜合科學考察,昆明動物所的李致祥、馬世來等參加了其中的獸類考察工作。有一天,天黑了,最年輕的馬世來還沒回營地。直到深夜,他才一臉興奮地進了門,進來就把一個大布口袋一放,袋口竟然露出三個毛絨絨的腦袋——滇金絲猴!

          近百年的疑惑有了定論——滇金絲猴種群還活躍在白馬雪山的層林之中!

          此次科學考察直接促成了云南白馬雪山自然保護區的建立。這時距離中國建立第一個自然保護區已有二十九年,當時每個保護區的成立,幾乎都是針對一個獨特物種或生態系統而進行的搶救式保護。

          1983年,白馬雪山保護區正式成立。年末,我們這群初中畢業生通過正式招考被錄取,一群娃娃成了這里的第一批保護者。

          進入保護區后整整8年,我沒有見過一次滇金絲猴!


          責任編輯:澤仁拉姆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迅雷,亚洲色拍偷拍一区,亚洲av宅男色影视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