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buxz"></cite>

    <strong id="vbuxz"></strong>

        <rt id="vbuxz"></rt>
        1. <cite id="vbuxz"></cite>

          夏日里的藍調(小說)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永基卓瑪 發布時間:2021-04-28 11:14:17

          小平房的那些住戶已經全部從房間里跑出來,大家站在院子里,相互望著說:“地震了?地震了!怎么會地震呢?”

          有人還想往屋子里跑,“我的東西還沒拿出來呢,我還有個戒指可值錢了。哎呀,放哪里了?!迸赃呌腥笋R上說:“地震了,你還想拿什么值錢的寶貝哎,等著……”

          “曲珍!曲珍!”在人群里的嘈亂聲中,曲珍聽到爸爸的喊聲,爸爸說話都是低聲細語,從來沒有這么大聲過,曲珍順著聲音找去,只見爸爸焦慮地四下張望,曲珍走到爸爸身旁,爸爸一把拉過曲珍的手臂,把曲珍的手腕拉得生疼?!暗卣鹆?,不要亂跑!”爸爸說。

          “爸爸你把我拉疼了?!鼻淙嗳嘧约旱氖直?,爸爸這才感覺到自己的緊張,呵呵地笑起來,轉身就往家的方向走,曲珍跟在他后面,邊走邊揉著被捏疼的手臂?!鞍职衷趺从心敲创罅??!鼻溧洁?。

          七林在門口與鄰居正聊得火熱,好像地震是件可以狂歡的事情,看到爸爸和曲珍,七林在人堆里這兒鉆鉆,那兒鉆鉆,四處湊熱鬧去了。

          地震來了,誰都不敢回家住,帶著毛毯,在各家門口東一群西一群席地而坐,曲珍家門口也聚集了一群人。大家七嘴八舌地從多年前的地震說到最大的一場雪,說到十二點時,連西姆家養過的小貓、央金家養過的小狗都回憶了一遍。余震還沒來,有人提議在院子里搭帳篷,也有人說,地震不會再來了。

          直到家門口的人全部散去,七林湊完熱鬧回家了。她大大咧咧地跟爸爸和曲珍說:“不管你們兩個了,我要去睡覺了,如果你們不睡,地震來了,你們可要把我叫醒哦?!迸R睡前,七林偷偷跟曲珍說:“如果你也要睡覺,記得可要穿件好看的睡衣,不然地震來時,我們急忙往外跑,會走光的?!鼻渫ε宸吡诌@個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

          七月的高原,月亮明晃晃地掛在空中,遠處的狗高一聲低一聲叫喚著,偶爾順著風,隱約有弦子聲傳來。曲珍和爸爸還坐在屋子前面,爸爸提議:“我們也去睡吧,看來地震不會再來了,如果再來,我睡在客廳,有事會趕緊叫你和七林,你安心去睡吧?!?/p>

          曲珍想了想,帶著毛毯,睡到客廳的另一張沙發上關上燈后,曲珍聽到爸爸在房間另一邊說:“以前你媽媽工作忙,下鄉的時候,我經常帶著你,那時你還是個小不點,二十年前地震時,你還躲在床邊‘咯咯咯’地笑,我到處找你找不到,可把我急壞了,現在都參加工作了?!鼻鋵ψ约盒r候的事情記憶模糊,正在努力回憶時,爸爸又在那邊說話了:“洛桑這個年輕人很有靈氣,腦子也轉得快,但做事情不踏實?!?/p>

          曲珍沒反應過來,怎么爸爸一下說到洛桑。她也沒接話。

          停頓了一會兒,爸爸又繼續在黑暗中說:“你性格單純,我看洛桑經歷很復雜,不適合你?!?/p>

          黑暗中,爸爸說話的語速比平時放慢了好多,看來爸爸也想了好長時間才小心地把這些話說了出來。曲珍回應道:“我們只是朋友哎?!?/p>

          黑暗中,爸爸又了沉默了會兒,說:“男女之間不是戀人關系的話,交往還是不要頻繁為好?!?/p>

          曲珍“嗯”了一聲,黑暗中,爸爸再沒說話,偶爾傳過來翻身的聲響,再后來,就是輕微的鼾聲,曲珍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的,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了。

          洛桑好像察覺到了什么,或者正忙著什么事,他再沒來過曲珍家,有幾次曲珍遇到他,他也正忙著要出門,話也沒好好說上幾句。

          曲珍想到爸爸對自己說的話,感覺面對洛桑時,再沒有之前的輕松,這些小變化都被七林看著眼里,她問:“是不是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我感覺洛桑哥哥不來我家了,你也不去他那里?!?/p>

          曲珍沒好氣地說:“我怎么知道?!逼吡挚粗溆悬c氣惱,連連吐著舌頭說:“我們去買涼粉吃?!?/p>

          曲珍想起這天剛好是約了娜姆的日子,沒好氣地對七林說:“要去你自己去,我有自己的事要做?!?/p>

          七林背著手在房間里轉來轉去顯得有些無聊:“你也不懂音樂,也不懂舞蹈,怎么寫的劇本呀?”

          曲珍懶得和七林多說,自己走出了家門。來到練功室,只見娜姆已經等候多時了,她正拿著一個小小的錄音器放音樂,并對著鏡頭比劃著。

          “我們開始吧?!蹦饶氛f。

          錄音器傳出的音樂很小聲,只有曲珍和娜姆才能聽到,那些音樂很原始,有時還帶著很雜亂的其他聲響,開始,娜姆只是做著很小的動作,慢慢地,她很投入,在鼓點與舞蹈中,曲珍看到一個精靈在痛苦與快樂中涅槃。

          曲珍靈光一閃,“我只要把這個情節記錄下來,就是一個好劇本?!鼻湎氲街翱催^的那些書籍,上面說到劇本創作的一些教條,她忽然感覺,這個舞劇甚至什么布景都不需要,全部線條以突出人——自然之精靈為主線來完成。當她把這個想法說出來時,娜姆說:“我的想法已經展示給你,其它的,全部按你的思路來走?!?/p>

          娜姆對曲珍說:“從思想感情來說,我們這個民族的人,是很原始的,我們的生命觀,我們的喜怒哀樂,全部都會通過歌舞或者語言表達出來,這個民族還沒學會用文明的裝飾來掩蓋感情色彩……而在歌舞中,表達著我們民族最熾熱的情感所在。生命的原意對每個民族都是一樣的,你要通過劇本,讓文字、音符、肢體語言把這些光散發出來?!?/p>

          曲珍忽然想到洛桑和她說過的幻城音樂會的場面,她想象著,是不是可以把一種原生的生活形式搬上舞臺,用深情的訴說和舞蹈表達娜姆的生命觀。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澤仁拉姆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色迅雷,亚洲色拍偷拍一区,亚洲av宅男色影视在线播放